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声音观点
张维为:实事求是?破除“西方模式迷恋”
发布时间:2019-07-29   来源:dzw_xcb   浏览次数:

?

  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正以奇迹般的速度迅速崛起。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浸透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厚养分,承载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巨大成就。当前,中国正以建设性的姿态与世界对话,而世界也希望了解一个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有本事做好中国的事情,还没有本事讲好中国的故事?我们应该有这个信心!”中国故事怎么讲?在大型思想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中,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通过演讲的方式为观众答疑释惑,解读中国崛起,破除“西方模式迷恋”,展现中国自信。本期栏目将与读者一起进入张维为的“攻辩现场”,体验一场别开生面的观点交锋。

  西方话语: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代表了人类历史的最高阶段,历史发展到西方政治制度已经是个终结,在此之后再无更好的制度。在这个意义上,历史终结了。

  张维为:中国的哲学观认为社会发展从来都是多元复合的,各种发展模式从来都是百花竞放的,他们可以互相竞争,也可以互相借鉴,甚至你追我赶,超越对方。

  “历史终结论”的哲学观是社会单线演化的哲学观,它把世界看成是一个简单地由落后向先进的单向度演变的进程,而西方模式又被认为是代表了人类最先进的成就;而中国的哲学观则认为社会发展从来都是多元复合的,各种发展模式从来都是百花竞放的,他们可以互相竞争,也可以互相借鉴,甚至你追我赶,超越对方,整个人类历史就是这样一路演变和发展过来的,只要人类存在,这种不断变化的动态历史进程便不会终结。

  西方话语:西方文明是优越的,整个世界都要朝着西方模式走。

  张维为:我们尊重西方,但绝不迷信西方。中国人对世界的研究表明,照搬西方模式的非西方国家大都以失望、失败乃至绝望而告终。

  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中国从西方借鉴了很多有益的经验,推动了自己全方位的进步,但中国在借鉴西方经验的时候,以我为主,绝不盲从,借鉴是有选择的借鉴,绝不照搬。

  中国以西方不认可的模式迅速崛起了,我们大踏步地迈向世界经济和政治舞台的中央。今天的我们可以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自信、更加客观、也更加实事求是地来看待这一切,来审视所谓的西方中心论,指出它的问题所在和它的不实之处。西方之所以对中国产生如此多的误判,除了有意识形态的偏见之外,还有西方哲学社会科学本身存在的许多深层次缺陷。中国已经崛起到今天这个程度,我们完全可以以中国人的眼光和话语来观察和评述自己的国家及外部世界,而无需用西方学者的话语作为佐证。中国学者甚至可以通过自己原创性的研究,提出能够影响中国和世界的观点和理论。

  我们尊重西方,但绝不迷信西方,绝不迷信西方的智库,绝不迷信西方创立的各种指标体系。我们坚持实事求是,坚持原创性的研究,绝不人云亦云,西方的东西只能是参考,永远只能是参考。

  西方话语:中国没有多党竞争选举,就没有政权的合法性。

  张维为:中国的执政党不是代表不同利益集团相互竞争的西方政党,而是一个“整体利益党”。

  中国超大型的人口规模、超广阔的疆域国土、超悠久的历史传统、超深厚的文化积淀,意味着中国政治形态也是独特的,因为治理这样的“文明型国家”只能以自己的理念和方法为主。在漫长的历史中,中国人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政治文化观。中国人目光比较远大,思维方式更注重整体效果。中国人历来把国家长治久安、国运昌盛放在一个极为突出的地位。

  中国今天的政党也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西方的政党理论就是一个社会是由不同的利益团体组成的,每个利益团体要有自己的代表,也就是一部分利益的代表。所以西方政党是公开的部分利益党,然后不同利益党通过竞选,搞票决制,你得51%的选票,我得49%的选票,你就赢了,我就输了。理论上,一个多元的社会,在遵守法治的前提下,通过票决制,先是分,然后走向合。如果有争议,最高法院裁决,大家一定要同意的,这是西方制度基本运作的方法。

  中国的执政党不是代表不同利益集团相互竞争的西方政党,而是一个“整体利益党”,是代表全体人民利益的党。“文明型国家”的最大特点是“百国之和”,也就是说,在自己漫长的历史中,成百上千个国家慢慢整合起来,这样的国家自然有自己独特的政治传统。治理这样一个“百国之和”的国家,历史上我们的传统就是统一的执政集团。这种国家如果采用西方多党竞争制度,极易陷入党争而四分五裂。辛亥革命时期中国建立了三权分立的宪政制度,但是整个国家迅速四分五裂,天下大乱,这个深刻的历史教训我们必须永远记取。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对于中国来说,改旗易帜是一条邪路。

  西方话语:中国对外的经济合作或者援助是一种经济侵略和输出债务陷阱。

  张维为:反驳西方的说辞,一个很有力的方法,就是看第三世界国家领导人,特别是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国家领导人的讲话。

  BBC采访博茨瓦纳总统,那位总统讲得蛮感人。他很坦率地讲,中国给予他的一种尊严,是他在西方感受不到的。这是一种平等感。我们的援助项目,会跟他们商量具体的做法,不附加政治条件。

  西方话语:中国没有民主或不敢谈民主。

  张维为:在实质民主方面,中国做得更好,好很多。

  民主可以分为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程序民主比较容易理解,中美两国都有改进空间。实质民主指的是民主所要实现的目标,它应该是良政善治,是解决人民最关切的问题,是提高人民的福祉和尊严。如果比较中美两国的民主制度,我可以说,在实质民主方面,中国做得更好,好很多。

  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中美两国的实质民主,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讨论的事情就是老百姓真正关心的事情。在今天这个信息技术和大数据时代,要了解老百姓关心什么问题并不困难,中国通过大量调查研究,包括许多民调,来了解民众最关心的问题,然后人大就讨论这些问题,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过去十年里,中国的人大密集讨论过“三农”问题,义务教育问题,医疗改革问题,养老问题,环境问题,等等。这都是民众真正关心的问题,然后提出各种对策,这就叫实质民主,美国能做到吗?都21世纪了,美国国会讨论的议题大都还是通过利益集团和游说组织来设置的。中国这些年进步快,美国退步也快,与实质民主的质量有关。你可以看一看2013年皮尤中心所做的民调,85%的中国人对国家的发展方向表示满意,美国是31%,英国是25%,我想它反映出来的就是实质民主质量上的差别。

  淮南的橘树,移植到淮河以北就变为枳树,两者果实形状相似却味道不同,这取决于土的品质。而建设中国民主制度的“土壤”,就是政治结构、经济结构、社会结构,不盲从西方式民主走中国道路,基于中国国情的“民主之花”才能璀璨绽放。

  西方话语:中国崛起后可能会成为下一个世界霸主。

  张维为:有别于西方崛起的“血与火”式殖民掠夺,中国崛起的最大特点是和平。中国觉得完全可以合作共赢,或者叫双赢、多赢。

  中国是个五千年文明的国家,在历史上多数的时间内,中国是领先西方的。15世纪上半叶,明朝郑和下西洋的时候,比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要早80多年,他那个主力舰的排水量要比哥伦布的大100倍,这是工业能力,我们远远领先。在那个时候我们也没有像西方那样搞殖民,搞侵略,所以中国的文化基因是不一样的,中国人真是一种崇尚和平的文化。这个问题,美国人的逻辑就是你赢我输,或者我赢你输。中国觉得完全可以合作共赢,或者叫双赢、多赢。

  有别于西方崛起的“血与火”式殖民掠夺,中国崛起的最大特点是和平,也因此更为不易。我们都懂得“第一桶金”的概念。现代化始于工业化,工业化就需要第一桶金、第一笔财富、资本积累、原始资本。西方国家无疑是通过血液、战争、殖民来获得,只有中国没有对外发动侵略战争,没有掠夺别人,没有去倾销自己的产品,而是靠自己的勤劳、智慧、勇气,甚至牺牲,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一个超大规模国家的和平的崛起,应该说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奇迹。

  中国为什么能够在这样的条件下实现和平崛起呢?我想跟大家简单探讨一下这其中的几个原因。首先是中国今天的制度优势。新中国前三十年社会主义建设所奠定的基础,包括政治制度的确立,这些为中国和平崛起创造了必要的初始条件。第二个原因我觉得是时代定位。每到一个历史转折点,我们都要对自己所处的时代大势做一个总体判断。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们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将过去的时代判断从“战争与革命”调整到“和平与发展”。第三个原因是合作共赢。中国不以意识形态划线,走和平发展与合作共赢的道路,推动全方位的对外开放。第四点是内涵增长。中国通过内部改革,通过政治、经济、社会改革,不断地解放生产力,不断寻找解决各种难点和矛盾的方法。第五点,我觉得是跨越式发展。由于历史原因,中国错过了第一次工业革命,也错过了第二次工业革命。我们改革开放的40年,就是奋发“补课”的40年。第六点是安全保障。中国和平崛起的保障来自于我们强大的国防,来自于意识形态安全,来自于“总体安全观”。最后一点是中国人的文化基因等等。(记者 王雅婧 见习记者 左翰嫡)